美國研究 | 張家棟:頻生的政治亂象,會擊垮當下的美國嗎?

2020-10-12 來源 : 百萬莊通訊社 ,作者張家棟 瀏覽數:

最近幾年以來,美國政治生活表現出一些非常規的形態,到大選期間漸入高峯。族羣差異所導致的認同政治現象,正在不斷破壞着美國民主政治的基礎。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自然會思考:這種政治現象,是否是美國霸權終結的一種象徵,或是一個轉折點?

政治基礎發生重大變化


美國政治生活發生重大變化,不是從今天開始的。

2009年奧巴馬總統入主白宮,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少數族裔總統,已經是一次重大的變化了。2016年,特朗普與希拉里·克林頓對決,希拉里·克林頓險些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這是美國政治的再一次重大變化。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拜登以77歲高齡出征,成為美國曆史上年齡最大的總統候選人。他還挑選了一位同時具有非洲裔、印度裔、拉美背景的女性作為副總統候選人。如果拜登贏得大選,美國未來有可能迎來首位女性總統。

在短短的11年間,美國總統大選連續出現非常規形態,絕非偶然,確實體現出美國政治基礎的重大變化。

                                                                                     △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與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

目前的美國政治亂象源於何處?雖然最直接的問題是疫情及其應對措施問題,但背後的原因卻更加深刻。

事實上,特朗普總統雖然在疫情問題上講了很多不討人喜歡的話,但即使是民主黨人當總統,也不一定會比他幹得更好。美國政治體系並沒有給總統很多管理內部事務的權力。美國大選中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問題,是身份政治所導致的美國社會分裂,以及美國發展模式和發展方向之爭。

美國大選暴露兩大問題


身份政治問題在美國逐漸突顯,是美國人口格局快速演變的結果。

2000年時,白人佔美國人口總量的66%左右。這一比例到2014年時下降到61%左右。按照這個趨勢,到2050年,白人將下降到45%左右,美國將再無主體民族。今天加州的人口結構,將是30年後美國全國的人口結構。

少數族裔不再“少數”,導致地方政治格局發生重大變遷,並不斷向聯邦政治施加更大的壓力。在另外一邊,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黨右翼尤其是白人羣體則不斷進行反擊。特朗普任命了大量年輕的聯邦法官,試圖以此來對抗美國人口結構所產生的強大政治壓力。

發展模式和發展方向之爭,是這次特朗普與拜登對決的另外一個重要問題。拜登所代表的是把美國從自由資本主義向歐洲式福利資本主義方向轉型的一派政治勢力。這一派系希望美國在所有權領域保持資本主義特徵的同時,在分配端增加更多的福利色彩,以追求更加公平的分配權為優先目標。很明顯,這是少數族羣中的下層民眾所期待的。特朗普所代表的是保持美國自由資本主義特色的一種努力,保護美國傳統的小政府大社會的基本格局,以維持美國的競爭力和創新能力為優先目標。這兩種思想的衝突,其實就是美國當下國內兩種思潮的衝突。一部分政治精英希望擁有更好的福利和更多的公平,另一部分政治精英則認為,美國霸權需要美國人民不斷做出個人層面的利益犧牲。霸權不僅是一種國際結構,也會內化成一種國內結構。


政治亂象會擊垮今天的美國嗎


美國大選中所暴露的一些政治亂象,很難被解釋為美國霸權衰落的象徵。這其實不是霸權是否會衰落的問題,而應該被視為國際體系的再平衡和正常化。

在人類歷史上,少數國家和羣體主導世界事務的局面雖然經常出現,但總是難以持久的。美國所處的西方陣營,在古希臘科學精神、古羅馬的法治體系和基督教神學的人人平等觀念的滋養下,率先進入工業化時代,開創了以西歐一隅主導世界的罕見歷史階段。這注定是不會長久下去的。現在,歐美主導世界事務尤其是海洋事務的歷史,已經有500多年,接近西方歷史中最長的興衰週期了。

從美國自身來看,也經歷過幾個興衰小週期了。從1880年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美國的第一次興盛期,美國史無前例地走進世界舞台的中央。但是,在美國簽訂《凡爾賽條約》以後,由於國內政治和國際政治的變化,美國很快回到孤立主義的傳統之中,國際地位也大幅下降。1939年二戰開始以後,英國、法國、德國、蘇聯、意大利和日本等強國陷入殊死的相互搏鬥之中,置身事外的美國不僅大發戰爭財,國際地位也空前提前,擁有了戰爭結果的決定權。在此情況下,從1941年參戰到1945年二戰結束,美國獲得了世界政治的主導地位。在1945年的那個瞬間,美國GDP佔世界GDP總額的一半以上,工業製造業產值佔世界的60%以上,海軍噸位佔世界的70%以上。

                                                                                 △ 二戰時期,美國坦克生產線。

以此為基礎,美國幾乎是獨力構建起了二戰後的國際體系,聯合國、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是在美國的一力操辦之下成立的。所謂二戰後體系,如果沒有蘇聯東歐陣營的存在,其實就是美國體系的代名詞。

但是很快,隨着歐洲、日本和蘇聯的恢復,美國的絕對優勢地位迅速消失,並在上世紀60年代末陷入被蘇聯和日歐共同挑戰的境地,陷在越南戰爭中也難以自拔。

從上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通過拉攏中國與蘇聯進行的戰略博弈、對日本發動的貿易戰,以及自己的科技革命,美國不但戰勝了蘇聯,也在經濟和科技上逐漸戰勝了日本和歐洲,在冷戰後建立了一超獨霸的國際體系。

2001年的911事件具有重大轉折意義。美國很快陷入到一場全新的“全球反恐怖戰爭”中,並催生出2008年金融危機。美國一超獨霸時代終結,世界政治進入了“多極化”進程之中,出現了再平衡現象。

                             △ 2008年9月15日,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宣佈申請破產保護,由此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全面爆發。

因此,當前美國的相對衰落有其歷史必然性,與政治亂象之間的關聯並不大。但是,對於美國相對衰落的進程也不要誇大,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美國這樣強大的國家,是不會在一次危機中被擊潰的。衰落與興盛一樣,往往也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我們要注意的是,在歷史上,在很多帝國的衰亡過程中,經常有一次次的復興小週期。古羅馬帝國雖多次分裂,但卻以不同形態延續了1000多年。與一個衰落中的霸權國家打交道,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需要更多的政治智慧。

作者

張家棟,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亞研究中心主任,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研究院安全與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美國研究中心研究員。

 



排版 | 瞿晶磊
審核 | 李舒瑩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